欢迎来到福建省民族与宗教事务厅
  今天是2018-06-24 星期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福建宗教 > 宗教工作动态

艺界佛国 技领八方——记莆田佛教艺术特色产业发展

发布时间:2018-06-05 09:44:24  信息来源:福建日报  点击数:332

【迎接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系列摘编(1)】:


梅峰寺建筑群     周明太 摄


美术大师黄文寿作品《气壮山河》    林爱玲 摄

据福建日报讯(记者 林爱玲)佛教起源于古印度,自公元1世纪传入中国,成为中国文化有机组成部分,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和艺术风格熏染下,逐渐形成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佛教艺术体系。

莆田的佛教造像艺术与莆田的佛教发展一样底蕴深厚,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与莆田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人们的审美观念紧密相连,体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在这座文献名邦中,名山古刹与精微透雕相得益彰,传承千年,不仅留下了诸多宝贵的佛教文化艺术遗产,也成就了莆田成为技领八方的“工艺美术之乡”。

传世手艺 源远流长

仙游县凤山乡凤顶村九座寺是莆田久负盛名的千年古刹,据传该寺舍院九座相连,占地1.5万平方米,是唐代仙游最大的禅林宝刹。现存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无尘塔,三层石构,八角空心,高14.22米,内径4.45米。塔刹为莲花葫芦顶,基座为莲花石雕,底层下部八面分别浮雕走龙、舞狮等纹饰,正门两侧角柱上浮雕云龙纹,塔墙上嵌带剑武士浮雕,底层八面刻有奔龙舞狮等图案,底门左右两边刻有护门将军浮雕,塔内有螺旋形石阶盘旋而上,是省内罕见的唐代古塔中最具特色的古塔之一。

除此,始建于五代年间的仙游县天中万寿塔,是我国最大的阿育王式实心石塔,塔面布满浮雕,其造型之奇特、艺术之精湛,堪称一绝;城厢区南山广化寺内以丰富的文化内涵著称的释迦文佛塔,技术高超、雕刻精细、造型生动,是研究古代建筑、石雕艺术以及宋代文化的珍贵实物资料。

历经风雨动荡,这些佛教艺术瑰宝留存至今,既是莆田人聪明智慧、精湛技艺的结晶,又见证着佛教艺术在莆田的发展,还激励着莆田雕刻技艺的传承和发扬。

“莆田人佛像雕刻的历史可追溯到北魏时期,以木雕和石雕居多,到唐宋时就十分兴盛。当时莆仙地区能人巧匠为了让佛像更贴近当地信众的审美,把西方佛祖高挺的鼻梁逐渐降低下来,耳廓扩大,佛的形象被改造成人们信众的‘福相’。”莆田市二轻联社特邀学者吴永坤向记者介绍,佛文化在传播中分为汉传、藏传和南传佛教,文化不同,佛像的面相造型也不同。中国主要为南传佛像:身躯瘦长,脸型秀丽,肉鬓高耸披着薄圆领袈裟,有的没有衣纹或者布满衣纹等形象流传。

以雕刻见长的莆田,匠人们的技艺在佛教雕塑中得到体现和升华。“在全市1100多座佛教寺庙里,元明清时期的有100多座。南门万寿庵石佛是宋代的雕刻作品。”吴永坤说,随着木雕技术与工艺的不断完善和发展,莆田木雕在唐宋时期就已经有很高的水平,木雕工艺与建筑紧密结合,殿堂阁楼、庙宇民居、佛教塑像等工艺技术十分精进,精湛的雕刻工艺与林立的寺庙结合在一起,越来越多的佛教题材进入艺人的创作视野。

究其背后的形成原因,吴永坤分析道,莆田自古地少人多,为求生计,许多人努力读书考取功名,而大多数人在民间学手艺、当匠师,推动了当地的工艺发展。宋明两代,莆田科举隆盛,涌现出一千多名进士。明代有“六部莆田人占五部”之说,特别是工部尚书和侍郎,连续由莆籍官员担任,负责宫廷建设和工艺。

“正是在这时期,莆田庞大的匠班队伍进军京师,使莆田工艺走进宫廷,同时,也使宫廷工艺反传于莆田民间。”莆田文史专家林成彬介绍。源于此,莆仙工艺得以广泛发展,一代代传承。

大师摇篮 技领八方

出生于仙游坝下,年近80岁的吴永坤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穷,自己找来木板铁钉,在上面刻画灶王,再用墨水印拓纸上,以一分钱一张灶王像卖给乡邻的经历,“当时坝下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点雕刻,木雕十分盛行”。

正是这种融于民间生活中的艺术基因,催生出艺界奇葩,1956年,孕育出一个个佛教雕塑领军人物的重要摇篮——莆田工艺一厂诞生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响应省政府抢救传统民间工艺、发展生产争创外汇的号召,莆田在原来比较分散的木雕生产合作社的基础上,组建成立了莆田工艺一厂、工艺二厂、仙游工艺厂,把散落在民间、各有拿手好艺的朱榜首、黄丹桂、佘文科等十几位老艺人安排在国营工厂组织生产,传授木雕技艺。在这之前这批老艺人已经名贯莆田和福建省内,身影经常活跃在各民居和寺庙殿堂之中。

作为莆田工艺一厂第一代工艺美术传承人,朱榜首、黄丹桂、佘文科等人大胆开拓创新,既保留莆式圆雕工艺的优势,又放眼现代审美新潮流,先后创作了一大批艺术精品,培养出一大批青出于蓝的嫡传接班人。

上世纪70年代末,各地燃起重建寺庙之风,莆田工艺一厂决定成立塑佛小组,从一千多名技工里挑选出佘国平、佘国珍、方文桃等技术骨干,实施‘走出去’策略,不仅去全国各地佛教寺庙学习借鉴塑佛技巧,也逐渐开始为全国各地接塑佛订单。1982年,方文桃、佘国平、黄文寿等塑佛小组成员在广化寺内完成高5.4米的天王像,一举成名。与老艺人塑佛不同的是,他们运用学院学习的人体比例造型,精微透雕,吸收北方文化和佛像造像,细节处理更为细腻。1982年至1989年,他们先后赴川、粤、赣、台湾等地完成了乌尤寺、伏虎寺、善觉寺等几十个寺院的系列佛像数十尊。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最先意识到要走产业化道路的黄文寿率先创办丹桂工艺有限公司,成为莆田最早的大型神像木雕生产企业,也是福建省第一家打入日本、台湾地区等地佛像木雕市场的木雕规模生产企业。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宗教商会社长来福建调查市场,以一张仰拍观音像照片让黄文寿做一尊木雕观音,验货时发现观音头抬太高不满意,黄文寿让对方傍晚时再来,定让他满意。果不其然,社长再次登门时发现,菩萨的头真的低下来了,而且毫发无损,连连叹服称黄文寿为“木雕的外科医生”。“我是在观音的脖子上凿开三角楔形抽出木块,再用高压仪器压低观音头部,再巧妙利用观音脖子上的三条脖纹,移花接木而就。”如今黄文寿已是莆田工艺美术协会会长,当代莆田佛像雕塑的代表性人物。

无木生材 艺界佛国

无木生材,莆田人创造了一个神话版的奇迹。莆田佛像雕塑走出家门,风靡全国、东南亚以及日本。同样莆田不产玉、不产象牙、不产寿山石,但是莆田人却用勤劳和智慧打造了一个佛的国度。

在莆田艺术大观园里,不仅是木雕独领风骚,石雕、牙雕、玉雕、铜雕、寿山石雕、竹雕等各自以独特的方式大放异彩,在佛像雕塑的材料运用下,在艺界佛国中打造出一大批艺术精品。

省级大师朱伯英取材自然,回归自然的佛像雕塑,在石雕艺术圈独树一帜,通过或简洁或粗犷的石材艺术作品,流露出佛菩萨的智慧与情怀。陈宝如则擅长把国画的深远创意、简练融情的风格借用于石雕中,大到身高50米的巨型佛像,小到厘米见方的百字微雕,都体现了精湛的技艺。2003年,他的石雕作品——北京灵光寺《五百罗汉》大型透雕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在牙雕中也不乏以佛教里的艺术形象进行创作的精品。在第三届中国(莆田)海峡工艺品博览会优秀作品评比上,宋春国以一件象牙雕《十八罗汉》荣获金奖。同时,玉雕也在莆田工艺美术行业中占据有重要的地位,在莆田本市,玉雕从业人员达数千人,多以中小型传统玉雕神佛造像为主要产品。经过20余年的发展,柯建兴已成为莆田佛像铜铸业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的铜雕作品被誉为有承汉唐遗风,兼莆阳开脸之精致。如今莆田拥有铜雕从业人员近千人,年产值超亿元。寿山石雕是莆田石雕主干上分绽出的一枝奇葩,莆田籍雕刻艺人在福州从事寿山石雕刻业超万人,成为福州寿山石雕刻业的一支生力军。达摩、弥勒、观音、罗汉等形象在寿山石雕中占据大部分题材。

这些不同材质的佛教艺术珍品,不仅丰富了莆田佛像雕塑的创作形式,同时也凭借着材料的特殊性不同角度地诠释了佛法与生命本质,并且以佛教艺术形象为题材的佳作屡获殊荣,极大鼓舞了艺人的创作热情。

“选材用料虽丰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对工艺的考究,雕工技法的细腻一样都要以高标准高要求去创作,同时加深对佛教文化的学习,在传承精微透雕传统工艺上结合现代艺术,创作出适应时代需求的作品。”黄文寿的女儿黄淑钦作为第三代的工艺传承人在继承父辈的传统技艺上,用年轻人的思维和时尚视角再对父辈的工艺进行传承和创新,以黄淑钦为代表的新一代工艺美术新生代正迅速崛起。

目前莆田拥有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6名,工艺美术技术骨干5000多人,还有为数众多的中高级技师、技工和民间艺人,形成老中青结合的工艺美术人才梯队。莆田这块人杰地灵的土地上,走出一代代杰出的人才,让莆田佛教雕刻艺术走向世界,抒写一个艺坛佛国神话。

来源:福建日报;发布时间/[2018年05月31日 星期四];版次/[16]--莆田观察·文化--迎接第五届世界佛教论坛系列报道(4);原标题/艺界佛国 技领八方——记莆田佛教艺术特色产业发展;文/林爱玲;编辑/厅办公室。